别看两人两军之间是多大的过节在明面上曹操对

作者: admin 分类: 皇城彩票官网官网 发布时间: 2019-03-05 10:25
 不过最后马超还是马上就做出决断了,就按照郭嘉所说的那样儿,去询问贾诩,问计贾文和,至于说他出不出主意,那是他的事儿,可最后用不用,那就是自己的事儿了。
 
    所以马超对郭嘉是点了点头,然后说道:“奉孝之意,我皆明白,看来如今问计于贾文和,也未尝不可!”
 
    郭嘉则是笑道:“主公看来是有所顾虑啊,其实嘉却以为,主公大可不必如此!”
 
    马超眼眉一挑,“这,奉孝,何以见得?你也知道,贾文和他却是……”
 
    后面的话马超没说,他知道,郭嘉都明白的,所以不用自己多说了。
 
    而郭嘉对自己主公说道:“主公,正因为贾诩其人看得明白,所以他是更得为主公尽心尽力!至少这些年,主公交给他的东西,有哪一件他贾文和没有做好呢?同样儿,主公让他出谋划策,他也许并不一定会拿出什么毒计来,可却一定能帮助主公赢得眼前的战事!”
 
    马超一看郭嘉此时的样儿,那绝对是一副高人风范,什么叫“运筹帷幄之中,决胜千里之外”,说得就是郭嘉此时的状态。(未完待续。。)
 
 
第五十章 马孟起问计郭嘉(续)
 
    以致于马超此时那是更加坚定了,坚定了他的信念,jiushi他相信郭嘉所说的这些。<-》所以他要马上就写信给贾诩,看看贾文和这老狐狸是不是有什么更好的好主意。
 
    还是那话,贾诩出不出主意,那是他的事儿,不过自己肯定要问,而且最后他要是出了,那么用不用jiushi自己的事儿了,如此而已。
 
    所以他是对郭嘉点头,“如此,那便依奉孝所言,我亲笔书信一封,送去冀州贾文和处!”
 
    郭嘉则在心里笑道,心说主公啊,你可不是听我说的,而是你本来jiushi这么想的,不是吗。
 
    “主公请放宽心,贾文和必不可能不说话便是了,其人可是精明得很,他是知道主公要什么的!”
 
    郭嘉这时候就敢quèding贾诩的想法,虽然他不敢说自己就多么多么了解贾诩,不过对其人最基本的,他还是知道一些的――
 
    马超也没多说,直接就提笔开始写信,心中内容很是简短,无非jiushi说如今正在荆州和兖州军还有孙刘联军交战,所以是要他出出主意,看看能不能早日破了敌军,反正无非jiushi这样儿的话,没几句,马超就写完了。
 
    说实话,马超对贾诩,还真是,没有那么多话要说,因为该交待给他的事儿。早都是交托给他了,而且从冀州的情况来看,他还有赵云、张燕、郝昭他们。把己方占据的冀州地盘,打理得还真是不错。
 
    可不是吗,一个贾诩贾文和,这么一个老狐狸,最擅长攻伐人心,所以有几件事儿是他搞不定的。再说了,贾诩是什么人。那是在三国中被称为是“乱国毒士”的人,所以duifu冀州的那帮人,哪怕是世家的人。他都是手到擒来,所以一点儿问题都没有。
 
    并且还有赵云和张燕,这么两个冀州本地的土著人士,可以说贾诩是如虎添翼了。还有郝昭。这么一个守城大将。确确实实,要是冀州打理不好,那才怪了――
 
    没一会儿,信写完了,马超喊道:“来人!”
 
    “主公!军师!”
 
    帐外的士卒赶紧是进了帐中来,对马超和郭嘉施礼说道。
 
    马超点头,然后一指案上的书信,对士卒说道:“加急信件。用快马送到冀州,不得有误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士卒一听。心里是叫苦,荆州和冀州,距离可也不算太近,不过自己主公吩咐的东西,还能不做吗,所以只能是马上就答应下来了。
 
    士卒带着书信走了,郭嘉则是对自己主公笑道:“主公且等着贾文和之信即可!”
 
    马超也是一笑,不过他说道:“奉孝,mingri战事……”
 
    郭嘉闻言是摇了摇头,“主公,若是嘉所料不错的话,mingri不会有战事!”――
 
    马超一听,是忙问道:“这却是何以见得啊?”
 
    马超其实多少是猜到了一些,不过他还是等郭嘉亲口quèding一下,到底是因为什么。
 
    只听郭嘉此时说道,“主公请想,我军伤亡是不小,可他们兖州军与孙刘联军却是伤亡更多。曹孟德其人也许不会特别在乎这些,依旧是要jixu和我军交战,可孙伯符与刘玄德,他们却是不能不在乎啊!”
 
    马超听了郭嘉的话后,是一怕桌案,“不错,奉孝是言之有理,我亦是如此想法!”
 
    可不是吗,曹操兖州军别看是人少,zhègè没错,但是战力在那儿摆着呢,所以他损失得是最少的,并且还有一点,jiushi曹操绝对不是一个轻易言退的人,哪怕是暂时停战,在孙策和刘备的面前,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,他是绝对不会如此说的――
 
    但是孙策和刘备就不一样儿了,虽说孙策也是挺在意自己的面子的,不过他江东军的战力最弱,所以损失最多,很可能他手下就让他暂时先休战,然后再说。可能在其他时候,他孙策能在乎自己面子,可在这种情况下,几乎他是不会是那么在乎了,所以很可能是同意如此。
 
    至于说刘备,他当然也不可能一点儿都不在乎自己的面子,可是真心来说的话,他刘玄德早已不知道脸面是什么了。可以说以他刘备的厚脸皮来说,面子什么的,根本就比不上利益来得更为直接,所以只要给他足够的利益,什么面子不面子的,通通都可以舍弃了。
 
    刘备jiushi这么个人,要不是因为他在兖州军和孙刘联军中是人微言轻,估计他可能是第一个就提出来休战的。本来吗,他的人马就不多,战力虽说是比江东军能强点儿吧,可却是不如人家曹操的兖州军,所以只要孙策有那么一点儿意思要暂时休战,那么他刘备绝对是第一个响应的人――
 
    而zhègè却已经不是单纯的是刘备因为人微言轻,要跟着孙策走,要听孙策的,看他脸色行事,绝对不是因为zhègè了。而是实实在在的利益。驱使着他一定要去响应孙策所说,也好让自己的人马得到应有的休整。
 
    刘备这人,只要是对他有大利益大好处的事儿。基本他能舍弃了很多东西,除了他特别在意的之外,是不能动,其他的都没有问题。
 
    就说刘备都干过什么事儿,在演义里面,为了自己跑得快,都是自己先跑。一点儿也不管自己的妻妾,所谓是“xiongdi如守卒,妻子如衣服”。这jiushi刘备所想的。
 
    为了收买人心,自己孩子都能随便去摔,要说刘备多大年纪才有了那么一个阿斗,可说摔就摔。jiushi为了收买赵云和属下将士的心。
 
    就这么随便两个例子。就不难看出来,刘备他到底是个什么样儿的人。为了他汉室大业,他也确确实实能放弃掉很多东西,zhègè可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出来的。要不怎么说刘备是天下枭雄人物呢,zhègè确实,真jiushi这样儿――
 
    就拿如今来说,对几人的评价,曹操那是奸雄。而刘备jiushi枭雄,至于马超和孙策。都被贵为是英雄人物一类了。zhègè也不能说是哪个雄更厉害,只是人们对每个人的认知不太一样儿。还有一个辽东公孙度,那个就被人当成是狗熊了,仔细想想,好像还挺héshi恰当的。
 
    果然,在孙策那儿,就有属下劝说他,说首战己方损失不少,所以mingri当休整才是。
 
    孙策一听,对周瑜问道:“公瑾以为,如此如何?”
 
    周瑜一看,这自己主公是问自己了,其实要自己来说的话,也是这样儿。是,己方可是比兖州军还有刘备军损失得都多,也惨,所以当然是休整一下更好,只是……
 
    周瑜此时正色道:“主公,我军当休整一两日才是,不过曹孟德那边儿,还是要刘玄德先提出此事更好!”
 
    孙策一听,就笑了,他当然明白周瑜的意思,所以是马上就派士卒,去和刘备说了――
 
    刘备听了孙策所派的士卒说完后,他就都明白了,孙策明里暗里的意思,jiushi让自己和曹操去说,说mingri要暂时休战。他此时心说,这好事儿从来没有自己的,跑腿儿什么的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从来没少了自己,还有那么乱七八糟的破事儿,也都是自己的。
 
    可心里对孙策埋怨归埋怨,怨恨是有,但是该做的事儿,刘备也不可能不去。所以打发走了士卒之后,他便带着文丑是亲自去了兖州军大营,去找曹操。
 
    曹操一听是刘备来了,赶紧是出营相迎,别看两人两军之间是多大的过节,在明面上,曹操对刘备,可以说是礼遇有加,礼数什么都不会失,并且也真是给足他面子了。如今的曹操,也确实算是把刘备放在了和自己同等的wèizhi上,哪怕刘备的势力和实力都不如他,可曹操知道,刘备是天下枭雄人物,金麟岂是池中物啊。
 
    而当年自己就知道,刘备也好,还是马超也罢,都不是一般的人物,如今果然是如此――
 
    并且曹操心里是遗憾颇多,zhègè遗憾不是没有杀掉敌人的遗憾,而是如刘备、马超如此人物,终究是不可能被他所用的,要不天下可早就太平了,只是可惜可叹啊。
 
    “hāhā哈,玄德来,随我一起入营,进帐一叙!”
 
    如今的曹操,其实和当年许都的曹操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。如果说最大的区别,那jiushi,当年他虽然也有自己的势力,而且刚开始“挟天子以令诸侯”,可如今呢,曹操是成为了天下第一势力的诸侯,官职也是越来越高,皇帝更是牢牢地给他控制在手里,这应该jiushi最大的区别了吧。
 
    此时曹操是拉着刘备的手,从大营外。一点儿点儿给拉到了他自己的中军大帐中。刘备没bànfǎ,也只能是任由曹操这样儿了。要不是刘备了解曹操是喜好人/妻,可能他还会误会点儿什么。真是,曹操这热情得过分儿啊,到底是因为什么呢――
 
    刘备想了一下,他终究是想明白了,这曹操是guyi如此的!
 
    为什么这么说呢,jiushi他这么做,是给所有人看的。尤其是孙策。因为孙策他不可能没有派人在兖州军大营附近晃悠,只是非常隐蔽罢了,就像自己也是如此一样儿。所以当孙策他得到禀报。说他曹孟德对自己是如何如何热情,那么自己确实,处境不太妙啊。
 
    所以刘备是赶紧不着痕迹地挣脱了曹操拉着他的手,不过这时候都已经是进了大帐了。曹操也自然是没在意zhègè。只要自己之前的动作,他孙伯符的人都看到了,去禀报了,那么自己一切所作所为,那就没有白费啊。
 
    对此,哪怕他刘玄德fǎnying过来了,可却也晚了,除非当时在大营之外。他没有让自己拉住他的手,可如今呢。hēhē……――
 
    曹操他们几人是结盟了不错,可表面上虽说是如此,可shiji中呢,他们几人也是无时无刻,不是在找机会算计对方,算计别人。无论是曹操,还是孙策和刘备,其实都是一样儿的。
 
    曹操请刘备坐下了之后,便问道:“这刚和玄德分别,不知玄德这却是有何要事来此啊?”
 
    曹操多少是知道刘备来意的,不过他也不说破,就要让刘备自己说出来,那才更好。
 
    刘备看着曹操,心说你曹孟德真不知道?谁相信呢,反正自己是不相信jiushi了。不过对于曹操的询问,刘备也不能不说,所以便简单地说了下自己的来意。
 
    其实刘备心里清楚,他孙策是想修真,而自己呢,也是想,至于说他曹操,其实难道不一样儿吗。可是这事儿,因为孙策是对暂时休战一事,他是特别强烈,所以便让自己来了,而自己也想,并且更是没bànfǎ,就只能是来了――
 
    比较出乎刘备意料之外的,jiushi曹操很干脆就同意了,只听他对刘备说道:“玄德,看到孙将军便告知他,就说操已经同意此事了!”
 
    听曹操这么一说,刘备倒是有些不太习惯了,他总觉得这样儿不太符合曹操的性格,真是不知道其人是如何想法了。但是曹操同意了,zhègè可以说自己的目的是达到了,并且孙策让自己来此,也是解决了他所要解决的事儿,算是皆大欢喜了吧。
 
    其实在曹操看来,刘备不过jiushi孙策派来的一个使者吧,说好听是zhègè,说不好听的,jiushi一个跑腿儿的,还不如他属下呢。所以刘备后面站着的是他孙伯符,其实他孙伯符想暂时休战,他刘玄德也是如此,而自己呢,亦是这样儿,所以与其和跑腿儿的刘备扯皮,还不如是早早干脆就答应完事儿,然后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。
 
    而且曹操所想的更多,之前自己拉住刘备的手,给他拉进了己方大营,zhègè事儿孙策绝对会马上知道――
 
    不过他也会马上想到,zhègè是自己guyi如此的,但是如今自己又马上答应了刘备所说的,那么huiqu之后,zhègè就不一样儿了吧。
 
    在曹操看来,有些东西一次两次,那确实是没有什么大不了的,他孙策也不是也不会不明白。但是三次四次,五次六次,甚至更多呢,那可就不一样儿了。哪怕他孙伯符认为依旧是自己guyi如此的,但是zhègè事儿,刘备他肯定不会那么轻易就被其相信,自己能quèding如此。
 
    曹操这也是对自己有信心,而且他也算是了解孙策和刘备是个什么样儿的人,所以他相信,久而久之,有些东西,就算是假的,那也可能会被认为是真的了。并且矛盾其实早已产生,zhègè他不知道吗,而孙策和刘备他们不知道吗。至于自己的所作所为,可能是要起到一个催化的作用,也许某一日,孙策会拿出刘备如何如何来作为他们反目的原因,自己算是成功了。
 
    曹操想得不少,而且还很长远,至少他心里清楚,无论是马超还是孙策和刘备,那可都是自己的敌人,同样儿他也知道,马超、孙策还有刘备他们的想法,其实和自己的也是一样儿。所以最后到底鹿死谁手,还真是尚难评说啊,不过从荆州这儿开始,就已经是真正拉开最后的序幕了。(未完待续……)
 
 
第五十一章 休整毕双方再战
 
    刘备离开了曹操的中军大帐,而曹操又是带着自己的一干属下,亲自给他送出大营。<-》不过这次刘备倒是学聪明了,他可不敢再让曹操拉着自己手了,不过人家biǎoxiàn得很热情,zhègè他就没bànfǎ去改变曹操他们什么,只能是他自己biǎoxiàn得冷淡些,如此他这才回到了己方大营。
 
    见到了孙策后,把自己和曹操所说的那些,都对孙策讲了一遍。没bànfǎ,不说清楚不行啊,刘备都知道,肯定是早就有江东军的探马去给孙策禀报自己被曹操给拉住了。可自己还不能解释zhègè,要不还真是,越描越黑啊,所以是不是。
 
    听了刘备所说之后,孙策是对他笑道:“hāhā哈,玄德公却是辛苦了,有劳玄德公亲去曹营走一趟啊!”
 
    刘备一听,是忙谦虚,“孙将军不必如此,此乃备分内之事也!”
 
    孙策也没更多客气,只是对刘备笑了笑,然后没再多说――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标签云